和讯财经端 注册

创新才是金融的血液

2017-10-12 08:56:58 和讯网  期货日报 杨美

  ——专访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原主席蒂莫西·马萨德

  

  记者

  手记

  2014年担任CFTC主席之前,马萨德是美国财政部财务稳定助理部长,是专注于研究企业融资和金融市场的企业家,还是一名以细腻、严谨著称的律师。

  马萨德今年60岁,依然英姿飒爽,侃侃而谈,让接触到他的人觉得魅力四射。记者与马萨德初次相见是在郑州新郑国际机场,他笑容可掬,举止有礼,没有让记者觉得遥不可及,给人的感觉反而像一个长辈那样亲切。2017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间隙,马萨德受到论坛主办方的热情接待,一直保持身体前倾,认真倾听每个人的表达。虽然专访时间很短,但他一丝不苟的做事态度与和蔼可亲的性格让记者肃然起敬: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在论坛主题演讲开始前的一个小时,他还在一遍遍地核对自己的演讲稿,而为了向与会人员做出最精准的传达,他让随行助理和同声传译人员频繁沟通。论坛结束后,在去北京的路上,他捧着书看了一路,而对于此次中国之行遇到的美食,他说自己也是印象深刻,并赞不绝口。

创新才是金融的血液

  积极推动监管改革:低调却一直在行动

  美国亿万先生娱乐交易委员会(CFTC)原主席蒂莫西·马萨德毕业于哈佛大学,在2014年6月担任CFTC主席之前,任美国财政部财务稳定助理部长,负责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ARP,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资金的日常管理和恢复。在为美国政府服务之前,马萨德拥有广泛的企业实践,重点领域是企业融资和金融市场,帮助起草了标准化互换协议的最初文本,在衍生品市场帮助许多企业进行谈判和执行交易以对冲风险。

  9月8日,马萨德受邀出席2017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并接受了期货日报记者的专访。

  2013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马萨德担任CFTC主席。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了美国大量金融机构的破产或重组,导致货币供给紧缩,逆转了美国经济增长的势头,金融业支离破碎,亟待整顿和治理。被赋予众多新监管权力的CFTC担负起了制定复杂衍生品交易相关准则,并负责银行监管的责任。

  当时在奥巴马看来,对于一家以防范未来危机为目标的监管机构而言,马萨德是合适的主席人选。马萨德没有让奥巴马失望,在两年半的任职期间,他带领CFTC基本实现了互换的监管框架,采取多项措施,集中应对金融体系下的大型风险事件,同时针对网络威胁、自动化交易、清算所弹性等,采取强有力的执法手段,追究相关市场参与者的责任,确保投资者的资金安全。

  拥有丰富期货监管经验的马萨德向记者着重分享了以下几个方面的改革措施和取得的相关成就。

  马萨德首先提到的是对场外掉期市场重要改革的完成,包括对未清算互换采取保证金制度,同时与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进行协调。马萨德说:“保证金制度是唯一的并且是最重要的场外掉期改革,因为它是对抗违约事件的第一道防线。”除此之外,CFTC还扩充了强制性清算制度的内容,在此制度下提出了资本要求,并采取了各种措施来改善掉期交易和简化报告义务。

  二十国集团要求清算大部分掉期交易的决定,使得票据交易所在全球化金融体系中显得更为重要,并且很明显地直接影响到了期货行业的发展。为此,马萨德把票据交换所弹性和监督放在了优先位置,也做了很多工作。马萨德告诉记者,CFTC与欧盟达成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解决了跨境识别和结算所监管之间长期存在的问题,这一协议的达成,确保了期货和掉期清算继续保持统一,不会被分割。同时,为提升交易所风险管理能力,CFTC和主要的结算所合作制定了恢复计划,并予以实施,其中包括对结算所及其大型会员进行广泛的跨境压力测试,并发布结果;通过与其他几个国家的交易所合作,为美国会员清算互换。“可以说,这些措施的计划和实施推动了全球衍生品市场的发展。”

  马萨德还告诉记者,他一直遵循CFTC的主要职责和使命要求:保护市场参与者和公众在商品、金融期货期权交易中远离欺诈、操纵和交易滥用,建设一个公开透明、富有效率和竞争力的财务稳健的期货和期权市场。为此,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减轻商业用户的监管负担,这也是他上任后优先做的事情。为了确保所发布的监管规定不会对寻求在衍生品市场进行套期保值的商业京东卡就打开施加不适当的负担,马萨德带领团队采取了各种行动。“我们确保‘多德弗兰克法案’所规定的场外掉期市场的改革重点放在风险最高的领域,例如最大的掉期交易商,而且并没有施加不适当的负担给此类商业用户,他举例说,CFTC免除了商业终端用户对经销商和大型市场用户的要求,简化报告义务并使其变得现代化,并且解决了商业终端用户的其他问题。

  在应对衍生品市场的新挑战和机遇方面,马萨德认为,监管者不仅要处理过去留下的问题,而且要面向未来,确保监管框架适应市场发展和不断创新也是至关重要的。他特别提到为此所做的三件事:第一,加强关键市场基础设施(包括交易所,结算所和数据存储库)的网络安全,因为网络攻击风险可能是对现今金融稳定的最大威胁。第二,加强对自动化交易的监督,包括提升掌控自动交易数据的能力,并提出自动交易者的风险控制方案,还针对使用自动化交易的操纵行动进行了强有力的执法工作。第三,采取措施确保规定不会限制金融科技领域的创新,这包括改变报告要求,使其“技术中立”,也就是说,没有指定报告必须在纸张上或者要通过某些可能已经过时的特定技术来完成。

  马萨德将与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建立更牢固的关系看得十分重要。“我们批准了十二个非美国交易所的登记,按照我们的规则作为‘外国贸易委员会’,并向几个非美国交换所发放了免除令;我们还与多个司法管辖区签署了协议备忘录,以促进在若干领域的合作。”而对于参加2017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马萨德很重视,并特别提到任职期间,把拓宽与中国的合作放在了优先位置,他认为这也是在当今全球市场中促进国际合作和协调的一个很重要的步骤。

  中国期货市场价值实现:需要企业加强参与度

  马萨德认为,期货市场功能若想得到更好发挥,需要有更好的流动性。在专访中,谈到中国期货市场面临的挑战,马萨德表示,期货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不仅仅是讨论投机商品价格,在他看来,这意味着中国市场,面临价格风险的商业企业需要在实体经济中加强参与度,以对冲这种风险。此外,最终还是需要允许全球的投资者参与进来。

  虽然在马萨德看来,中国期货市场面临不少挑战,但让他感觉惊叹的是,近年来中国期货市场的快速发展给他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中国近几年来加强了交流,创造了更大的流动性和更好的风险管理,并一直致力于建设完整的监管体系。在我担任CFTC主席期间,有幸和中国证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共同处理一些监管事宜,我对这方面工作的完成质量印象深刻。”马萨德说。

  中美监管领域:进一步推动深度合作

  作为一直在监管领域为政府服务的一员,马萨德在担任美国财政部财务稳定助理部长时负责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ARP,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资金的日常管理和恢复,马萨德也向记者分享了这个阶段的监管经验。他提到,TARP是美国政府对金融危机的主要反应,是个非常成功的案例,有助于稳定美国的金融体系,重启信贷市场。“我们通过TARP保留了我们的汽车产业。我们帮助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留在家乡,并通过修改抵押贷款避免了终止抵押。此外,投资方面也呈现总体盈利的状态。”马萨德说。

  马萨德表示,自金融危机以来,通过二十国集团,通过举办诸如“金融稳定委员会”这样的论坛,以期全面解决全球系统的风险,而这些论坛是美国和中国的监管机构共同参与的。美国在衍生品领域进行改革的时候,中国同样采取了很多措施来管理经济中的风险,他觉得这些经验可以相互交流。马萨德说:“美中关系总体上是极其重要的,在任职期间,我一直把发展CFTC与中国证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之间的良好关系放在优先位置。虽然以前没有太多沟通,但我作为主席的第一次海外旅行地就是北京,在北京,我们和中国的监管机构发展了非常好的关系,并在诸如互换改革、结算所监督和自动交易等诸多问题上进行了共同合作。 我希望这些良好的关系继续下去。”

  对于中国市场的监管方向,马萨德建议说,监管框架应该有意识地去“屈服”于消费者。“监管框架应该服务于创新,创新才是金融的血液。”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创新才是金融的血液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